主页 > 明星咖啡馆 >

加拿大28郁达夫小说奖揭晓王安忆、白先勇摘大奖重唤中短篇的阅读

编辑:凯恩/2019-01-02 12:42

  今天,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揭晓,王安忆《向西,向西,加拿大28,向南》、白先勇《SilentNight》分获中篇小说奖和短篇小说奖,计文君《化城》、王手《第三把手》、孙频《松林夜宴图》获中篇小说提名奖,幸运飞艇,蔡东《朋霍费尔从五楼纵身一跃》、邱华栋《云柜》、哲贵《柯巴芽上山放羊去了》分享短篇小说提名奖。从中不难发现,名家稳健坐镇,70后80后作家斩获多席。

  本届郁达夫小说奖于今年4月启动作品征集活动,随后先由评奖办公室根据推荐意向,确定入围作品,再由审读委实名投票,选出终评备选作品进行最终角逐。作品基本汇集了2016年至2017年间最优秀的华语中短篇小说。郁达夫小说奖由浙江省作协《江南》杂志社主办、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协办。

  据悉,郁达夫小说奖每两年举行评选,是目前国内颇具影响的针对海内外华语中短篇小说创作的小说类文学奖项。本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将于郁达夫诞生日12月7日在其故乡富阳举行。本届获奖作品名单、得票数及终评委评语将在明年第1期《江南》杂志和相关网站上公布。《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获奖作品集》在编辑中,将由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

  女人之间似有说不完的话。女人之间的关系,比男人之间或者男女之间,都更丰富更耐咀嚼。女性之间的情谊,我更倾向于来自遭际。我必须为小说中的她们铺设道路,越过千山万水,最终走到一起。彼此向对方接近的过程,就是小说的本体——情节。小说写作通常有两种情形,或先有开头,再有之后;或先有结局,然后从头道来,这里则属后者。

  小说起名《向西,向西,向南》,有一种出征的豪气,雄赳赳的,其实是有不得已,受变故驱使,谁不想岁月静好?这一趟出征安排于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正是要写作者选择决策,依据的原则有主动性的,亦有被动性的。主动性的就是——用当今流行话语说,价值最大化。当然,小说的价值与资本全然不同,它属于精神范围,和境界有关,所以,就是境界的孰高孰低;被动性的,则是我究竟拥有怎样的材料,可提供构造情节,满足境界的要求。相比较而言,被动性的条件也许更具有决定因素,甚至是写作初衷发生的根源,我们常说好小说可遇不可求,指的就是这个吧!

  我是一个发力滞后的人,将一个核下土,生根发芽,长叶抽枝,多是漫长的。《长恨歌》从最初的构思开始,直至十年过去,方才启动写作;《天香》更达30年之久;《匿名》远近相济,多年前的动因,被正经历的生活鼓励起来,越扩越大;《向西,向西,向南》则反过来,近期的动因,将过往的经验唤醒,把许多片断的记忆倒流过来,注满故事的洼地。于是,几乎是连自己都猝不及防地,很快就坐下来,展平纸张,开头了。

  《化城》依然在写人的成长。写得很艰难,主人公的成长也很艰难。小说改到第八稿之后,狠心决定不再改,发给编辑了。第二天睡醒,打开电脑,又改了一稿,而且是大改,连题目都换了,再发给编辑,好在小淘老师体恤下情,肯让我折腾。

  我知道,更多的读者会把它看成写所谓“新媒体”内幕的故事,就像《天河》被看成写戏梦人生,《此岸芦苇》被看成写教授丑闻。至于说主人公的成长——哪有不写成长的小说呢?“天真”遇到世界,故事开始了,碰撞,破碎,纠结,痛苦,挣扎,内心被改变,完成成长——成熟、升华是正向书写的成长,堕落、沉沦是反向书写的成长。

  好莱坞经典编剧教程里提到的“人物弧光”,大致如此,押上台面的价值在故事结束时被改变,这是成长,正向或者反向。《化城》里,我写了主人公酱紫很多改变——怀着巨大的“恶意”给了她密集的试炼——好在她有足够的顽强与我砥砺,她完成了通常意义上的成长,变得成熟,且并未失尽美好,但直到故事结尾处,她真正的成长,还没开始,带着希冀,看到了一点点想象中的光……

  我始终关注的是成熟之后的成长——姑且把它称之为“再成长”吧。“再成长”的完成,是罕见而幸运的事情——所以,艰难也是必然的。“再成长”如果发生,在时间刻度上,是发生在第一次成长之后的事,但事实上却不是一个重新开启的过程,它始终包含在第一次成长之中。